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:他们的历史,我们的启示





当片尾曲《被遮掩的道路》响起,我在想,1987那一年,香港人在做什幺?

我记得,那一年,电视上常见南韩群众示威,无惧催泪弹,退了又再向前,散了再聚。1987年,南韩的什幺什幺,香港大概无人关心,对新闻片段上的激情,基本上无知无感,最多听到壁上观讲一句:「哗,这些学生这幺勇猛……」

1987年的香港人,无论要移民或不移民,对前途有信心或无信心,都不会直接于日常生活中感受到专制的压逼。

那些年,一方面殖民地政府开始放权,不敢作恶;未来主人还未来,香港人还未见到1989年赤裸裸的专制本质。一个殖民者快要退下,另一个殖民者还在热身;一进一退之间的真空,造就了难得的自由安逸。

看《1987:黎明到来的那一天》(1987: When The Day Comes)最唏嘘的是,这段历史韩国人三十年前已经走过,今天拍成电影,回味细思,阔步前行;而我们这一方?三十年前生于安逸,毫无知觉,到今天感同身受,暗地在电影院裏眼湿湿,是因为我们深知,南韩人的历史,他们经历过的一切挣扎,就在我们前方转角处。

《1987》,由一个被「秘密警察」施酷刑杀死的大学生开始,主调压抑沉郁,却有如童话故事。没有主角,每个人都是主角。

(以下有些少剧透,可跳至最后五、六段)

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:他们的历史,我们的启示 photo credit: 1987 电影剧照, IMDb

检察官,坚持要验尸,不受利诱,冒死也要依程序办事。

医生,不肯签字捏造死因;验尸官,坚持道出真相。

一大群记者,死缠烂打,誓不放手;报馆编辑,不顾上头指令,明知直捣强权痛处,无畏无惧。

小小狱卒,毋忘初衷,冒险犯难;一位狱长,坚守岗位,做了应做的事。

还有教会的牧师、佛寺的住持、学校裏的大学生、不离不弃的家人。每个人,都是一颗微尘,营营役役,但到关键抉择时,良知未泯;每个人,都只是历史长河中的小水滴,能汇成激流,洗擦大地;每个人都只是风中之烛,但一起燃烧,可以星火燎原。

没有主角,每个人都是主角;一个人改变,世界随之改变。逆权者,不再是一个律师、一个司机、一个记者,而是每一个人,每一个公民。电影塑造「逆权」的群像,每个人不分彼此,为自由与尊严而战。When the day comes, 他们改变世界。

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:他们的历史,我们的启示 photo credit: 1987 电影剧照, IMDb

三十年前的韩国,和今天的中国,当然难以类比。

强权永续,吸收失败经验,学懂了终身学习。软的更软,硬的更硬,练就成完美独裁。

1987年的韩国,教会活跃,佛寺没有被收编,成为公民社会的纽带;新闻媒体纵受打压,仍然奋力发声;秘密警察杀人,仍有避忌,领导人还会顾全颜面。后来的独裁者学精了,硬的更硬,信仰要强力打压,十字架要拆;公民社会民间组织要消灭于萌芽阶段;新闻媒体要姓党,网路监控先发制人领世界潮流之先。

1987年的韩国,暴力太赤裸,易激起民愤。后来的独裁者学精了,软的更软;不会赤裸祼地打死人,只会被癌症被失蹤被旅游;有强大经济实力作后盾,可以利诱,可以麻痺群众;所谓经济发展,集中于眩目基建与便利享乐,打造丰衣足食的获得感。暗地裏,党取代国,一切人权、尊严、自由,统统放下,无人敢再提起;一切难堪的抉择与挣扎,已渗入生活与工作的每一部分。

我们不知道when the day comes,但请抓着今天仍然拥有的自由,看一齣戏,说一句话,投一个票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为您推荐